1/28/2009

里綱:自虐者、被虐者和虐待者

  (前言/關鍵字)
  題目出處:> 第513號房的偷窺者/草藤。
  時間十年後有。


  「越是會弄髒手指的事,越是無可避免的更要自己親手去執行。」
  男人把你從光明拉向黑暗的那一刻起,你急忙在他身後尋找只屬於惡魔的特徵,哪怕不經意露出尖頭的尾巴也好,不過拖曳在石磚路上的頎長影子永遠就是形單影隻的一個人,沒錯,形單影隻的殺手界交椅。
  
  
  「那些夾著尾巴逃回來的失敗者都會跟你說他媽的什麼在扣扳機前的那一刻,望進目標眼底的純淨而下不了手,事實上,這些狗屁倒灶的理由在真正殺過人的眼裡根本不成立,殺手從來只能看見獵物最醜陋、最赤裸的恐懼,所謂的純淨只是為自己開脫的心理投射罷了。」
  大半隱身於陰影裡的男人語調異常平靜,拉開首領書案腹裡的抽屜,旋開隱藏隔板的旋鈕取出藏匿的進口手槍,槍托外側的精雕花紋代表著黑手黨的象徵,是家族居上位者專門用於防禦的近身攻擊武器。
  「聽到支部的例行報告了?」揭開絨布窗簾引進陽光,掛著笑意的綱吉立身於書案的右手邊,打量坐在首領扶手椅裡的自家門外顧問,頗有耐心的玩味著男人的用字遣詞,「也難怪你會粗口。我剛剛就也在考慮懲戒事項。」
  男人手法頗為俐落的卸下手槍各個部分,將彈匣裡所有的子彈取出,用棉籤仔細上過一遍潤滑油,「幹不了綁虐殺(tide, torture, kill)的就派他們去做一些軍火接洽。最近國際油價波動大,外頭大老也看得緊手裡擁有的資產,一時半刻要囤積武器自衛光是看家族的名號還不夠,還得找外交手腕高的人員去負責。」邊說邊填裝另一批新式子彈進去,重新組合,拉開擊鐵外加二段式上膛,鎖上保險後交到綱吉手裡。
  男人總堅持維護首領槍械的工作都交給他親自完成。這或許是只屬於他對他的變相溫柔。
  「今天不像平常的你,Reborn。」綱吉勉強憑著出席家族宴會品酒的經驗嗅出大量威士忌、白蘭地,以及少許馬丁尼特有比例1:1的苦艾酒和琴酒的味道,濃烈到讓鼻頭微微發皺,「你喝多了。」
  殺手不管何時都要隱藏自己的氣味、香水味甚至是體味。那男人曾這麼教導道。
  
  
  「酒味?」
  「我也是聽拉爾說的,Reborn那傢伙最近似乎常常喝悶酒,大概是準備得肝炎提早進棺材去躺躺吧。」肩頭掛著機動性能佳的步槍的軍人調整額上的迷彩布條,絲毫不改惡毒辛辣口吻陳述著,「八成是被甩了吧。」
  「那剩下來的兩成是什麼?」
  「果然是他的學生,連慣用語法也要計較才會高興嗎?」用擦得明亮如鑑的長靴空踢了一腳,昂首換上露齒爽朗笑道的軍人補充,「發育階段的生長痛。急速生長會牽動跟不上速度增長的肌肉細胞,期間所產生的劇痛可是很難耐的。」
  「你也會這樣嗎?」
  解下圈住手肘關節的護套,一片怵目驚心的瘀青抓痕登時映入眼簾,軍人卻看似習以為常的聳肩,「受不了時的自殘。雖然說哈幾口大麻或FM2的效果會好很多,不過那種像嗎啡會惹人上癮的東西還是少碰為妙。」
  似乎是看見綱吉過於嚴肅的神情,眼角帶笑的可樂洛尼單手搓揉對方蜜褐色調的髮絲,「這就是屬於柯爾巴雷諾(Arcobaleno)必經的詛咒宿命吧。」
  「不會有事,Reborn是我見過最強的殺手。」
  停頓了約莫半晌,劃開一抹熾熱亮度的彭哥列大空堅定的答覆。
  複雜難解如同多元方程式的情緒糾結在湛藍純然的眼底,綱吉忽然發覺,眼前有著強悍臂膀的軍人跟那個總是哀悼般一身黑的男人都有著形單影隻的背影。
  
  「那Reborn就交給你啦。」
  軍人最後這麼作結,儘管那時壓在綱吉肩頭的手有著令人喘不過氣的重量,以及夾雜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哀戚的語氣。
  
  
  「這是個人私事,您無疑踰矩了,彭哥列第十代首領。」
  挑高眉,男人從容向後挪動椅子準備起身離去,平放在桌面的手掌卻被搶先動作的綱吉穩穩按住,「你是我的門外顧問,於情於理我都沒超出應有的分際。」
  「需要我朝你腦門開幾槍才會清醒嗎,蠢綱。」男人諷刺的嗤了一聲。卻意外沒使出平時慣用的脫身術。
  「別告訴我你最近改脾胃開始有在早晨喝酒的習慣了,還是開始喜歡紐約式的作風把波本摻到espresso裡面去了?」
  「你連門外顧問餘興的小小樂趣也要剝奪嗎?」
  「Ti amo(註),這個理由夠充足了嗎?」
  「義大利文不是讓你這樣亂用,況且你還不夠格說這句話。」
  「別說你連個吻都吝嗇留給我。」
  「過了十年才發現原來你有被虐傾向。」
  「那還要看對象是誰。」
  「你也該後悔了,及早從來時路滾回去,前方有些路只容一個人形單影隻的通過。」
  「我可以做你的影子。」
  「在黑暗裡你就不見蹤影了。」
  「可是我一直都在。」
  「病態。」
  「不過我甘心。」
  
  
  綱吉藉著位能差將男人緊緊抵在雕花扶手椅背上,俯低身子封上男人偏冷的薄唇,乙醇釋放在彼此互相交換的氣息間,麻痺著因深深虐待而痛苦的靈魂。
  
  
  
  
                   完_2009.01.29. 13:20p.m.
  
  
  
  (註)Ti amo:義文,我愛你。
  

  
  (後記)
  走向莫名其妙變成虐,不對,標題本來就很虐。
  就像子偕的Cry那篇一樣,我覺得Reborn和綱都愛彼此愛得很痛苦,關係被動屬於被虐、自虐,和不自覺間虐待彼此。跟我早期寫的《步出天空的籠罩》那種帶有積極面走出天空束縛,必定會有幸福的結局是迥然相異的。
  
  對了,是說可樂的嘴砲我好喜歡(誤)
  那邊其實有很多梗可以做隱藏結局,我就放在下面啦。請大家轉換心情再看囉。  
  

  
  (隱藏結局)
  「我也是聽拉爾說的,」用擦得明亮如鑑的長靴空踢了一腳,昂首換上露齒爽朗笑道的軍人補充,「發育階段的生理痛。月經來潮會因子宮內膜剝落而疼痛。」
  「你真得懂這句話的意思嗎?」
  綱吉忽然發覺,眼前有著強悍臂膀的軍人跟俗話說的「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基本上是十分吻合的。
  
  
  可樂迷請打我吧!(誤)
  不過在打文時,我真的差點看錯(告非)

3 則留言:

  1.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喜歡最後那段,有互相撕咬的感覺。

    阿綱因為身高佔便宜(並沒有)就開始緊迫盯人的神態讓我莫名聯想到伊底帕斯.......................
    (想太遠

    沒辦法冷硬鬥嘴中微妙的雙方距離我好愛(?

    (奇怪感想

    回覆刪除
  2. 20年后云雀恭弥2009年4月10日 下午11:4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不好意思的想哭了,佩服的五体投地T_T。

    回覆刪除
  3. TITLE:
    SECRET: 0
    PASS: 74be16979710d4c4e7c6647856088456
    對不起惹哭你了@口@!(我去切腹
    r27r是個有愛的東西啊XDD

    回覆刪除

歡迎任何意見和指教,謝謝。